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3.12.08 Sunday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0
    • -
    • -
    • -

    [Ba-chon/MASA]徹底地高雅的愛一次 - PART 01

    • 2008.02.01 Friday
    • 21:24

    「一、二、三……一、二……」中河內雅貴一邊示範著,一邊跟他的拍檔解釋著剛才每一個動作的細節。「這段的動作應該是這樣做的……馬場、你試一下。」
    「Da、Da、Da……Da、Da……」馬場徹立刻嘗試模仿著中河內剛才指導他的動作。「Da、Da、Da……Da、Da……是不是這樣?」
    「不是不是!你剛才開始的動作慢了半拍了啦〜」中河內以慢速度再示範一次剛才馬場做錯了的動作。「像這樣、你再試一次。」

    「中河內くん〜救命啊!」由練習場另一方奔跑過來的大河元氣,氣沖沖地說著。「マサ、請你一定要教一下我這段的動作啊〜」
    「啊〜好。」
    「壽太呢?元氣你不去找他?」馬場繼續嘗試著剛才的動作,一邊跟大河他們說著話。
    「桐山在請教他啊〜我不好加入。」
    「那我也在教馬場啊〜」中河內用網球拍指著馬場笑著說。
    「對啊〜マサ在教我啊〜」馬場附和著。

    這時的大河元氣低著頭,扁著嘴,看著馬場跟中河內兩人,看似在扮生氣,其實有趣的成份佔得多。
    馬場跟中河內看著面前這個哭笑不得的人,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好了好了,要教哪一段啊?」中河內還是笑著說。


    ***


    「我們這班演員就是在東京某座練習場排練,為著兩個月後的初次公演拼命。」マサ吃了一口焼き肉繼續說著。「我跟馬場在這套舞台劇裡是飾演一對雙打……」這時,マサ遲疑了一下,喝了一口餐飲再說。「對了,ゆっ君你有看《網球王子》這套漫畫嚒?」
    同是喝著餐飲的ゆっ君搖著頭。「…沒有啊。」
    マサ有點失望地切著焼き肉說。「那我就要跟你解釋一下了啊〜」把剛才切了的焼き肉放進口裡,接著說。「我跟馬場是D1啊、而且我們的學校是繼主角學校最強的那間喔!」
    「所以?」
    「所以我們是最強雙打喔〜」
    「喔〜」
    「也即是說我們要有默契才做到那樣的效果。」マサ繼續切著他的焼き肉說。「練習的時候、立海的成員大多數都會來找我跟壽太請教舞步。」
    「你的樣子沒有嚇著他們嗎?」ゆっ君開玩笑地說著。
    「什麼嘛?」マサ笑著說、一邊切著焼き肉。「意味不明。」
    話畢、兩人一起放聲大笑。

    歡樂的笑聲由一間小型的日式餐廳傳出,一直回響著。


    ***


    「辛苦了〜」
    「各位辛苦了。」
    這天的排練結束了,已經收拾好一切的馬場徹走近中河內雅貴,手執著一樣東西,對著預備關上手提袋的中河內說。「マサ、你遺留了這個喔〜」
    「啊〜啊〜我的頭帶〜」因為驚訝自己遺忘了東西而被馬場找到引起的興奮,不自覺地抱著頭原地蹦跳著的中河內,其實這動作教人覺得他很可愛。「謝謝、馬場。」
    看在眼裡的馬場微笑著。「不用謝……」伸手把頭帶交還給中河內。
    「マサ、都收拾好了?」馬場再次提醒中河內是否肯定沒把東西遺留。
    「啊〜嗯。」把剛才從馬場手裡接過的頭帶放進手提袋裡並關上。「走吧〜」



    寧靜的晚上,走在住宅區路上的二人,有說有笑……

    「跳舞的マサ真的很帥啊!」
    「誒!?真的?」中河內用笑聲掩飾著因為馬場欣賞自己的高興。
    「真的啊。」馬場很認真地說。
    「喂、認真的啦〜跳舞的我真的帥?」中河內很喜歡這個話題。
    馬場突然停下步伐。「我最喜歡跳舞的マサ!」他大聲喊著,就像向全世界宣告一樣。
    「馬場、不要玩啦〜」中河內一邊笑一邊拉著馬場走。「萬一某一戶人家投訴你滋擾居民,我不理你啊。」
    「什麼滋擾居民啊〜哈!」馬場對於一個年幾比自己大,想法卻比自己幼稚的中河內感到很有趣。
    中河內放開了拉著馬場的手,突然一臉正經的。「沒什麼。」

    不說話的二人,使陰暗的街道更顯得幽靜,只聽到入秋的風聲。

    「吶、マサ……其實你叫我ばーちょん就可以了啊。」馬場看見中河內沒什麼反應,繼續解釋著。「不需要叫姓氏那麼見外……」
    「嗯、好啊。」中河內只是目無表情地看著正前方的路。
    「マサ啊〜」馬場這時看著比自己稍矮的中河內側臉。「〜有人跟你說過沒表情的你很嚇人嗎?」他不禁地在最後哼笑了一聲。
    「什麼嘛?」中河內以鬧著玩的型式用格鬥技的其中一招K.O.了對方。
    「哈〜哈!說笑的、說笑的…」馬場蹲在地上求僥著。「不玩了〜不玩了〜」他還是在最後「哼、哼」地笑著。
    「真的嗎?真的玩夠了啦?」中河內預備捲起衣袖,還學著馬場「哼、哼」地笑。
    「真的、真的。」馬場嘗試平復自己的情緒。



    走著走著,馬場跟中河內已來到平時分別的十字路口……

    「那ば、ばーちょん……我走這邊了。」
    「嗯。」聽到中河內還沒習慣叫自己名字的馬場高興地忍著笑。「マサ、明天的雜誌工作也要一起加油喔!」
    「嗯,好的。一起加油吧!」


    ***


    「對啊。就是因為我這一副沒表情卻很兇的樣子,使立海的成員非必要都不太敢接近我。」マサ半開玩笑說。「不過這也是冬公演時的事啦。」他補充。
    「我倒覺得マサ不是難相處的人啊〜」ゆっ君攪拌著餐飲裡的果肉說。
    「啊?真的?」
    「是啊!」
    「啊〜ゆっ君、謝啦。」マサ把碟上最後一塊的焼き肉也放進口裡時說著。「所以啊、テニミュ的成員裡,關係最好就是馬場了。」
    「喔〜」
    「還有我們總是一起回家。」マサ開始喝著他的餐飲。
    「這很好啊。」
    「嗯〜對啊。」マサ若有所思地看著飲品的深處。「我們彼此都希望這樣的日子可以一直持續到永遠……」
    「マサ?」

    濛濛的細雨,開始落下了。這是帶著微寒的春雨……


    ***


    「マサ、今天真的太難得了啊〜」
    「對啊、難得我們倆今天都沒通告。」
    「對啊、可以跟マサ一起逛街實在太好了啊。」
    「不、不、不、不、不〜這應該是我要跟你說啊〜」
    「啊〜是這樣的嗎?」
    「對啊〜ばーちょん、多謝你啊〜」
    這裡是一間很熱鬧的小型日式餐廳,餐廳的靠窗邊安置了一排雙人對座位,最角落的位置是全餐廳最寧靜的,馬場徹跟中河內雅貴就是坐在那裡……

    「吶、マサ有吃過焼き肉嗎?」馬場正興奮地看著餐牌。
    「沒有呢〜」跟馬場一樣是看著餐牌的中河內回答。
    「這間店的焼き肉很有名的啊〜」馬場把餐牌翻到另一頁繼續說。「在マサ的出生地、廣島也有分店的啊〜」
    「真的?」
    「嗯〜是啊。マサ要試吃我最愛的焼き肉嗎?」
    「也好。」

    馬場示意服務生要了兩人份量的焼き肉。過了不久,看見服務生拿了兩碟生豚肉出來。

    「來了〜來了〜」中河內很雀躍的,已經急不及待拿著木筷子預備著。
    「來了呢〜」馬場也跟中河內一樣很興奮的等待著。

    服務生把生豚肉放到他們的餐桌上。「請慢用。」

    「我不客氣啦〜」 「我不客氣了。」
    兩人一起異口同聲地說著,之後便開始用餐。

    馬場純熟地夾了一塊生豚肉放在正燒得熱烘烘的鐵網上。
    中河內也學著做。

    隔了一段時間,馬場把豚肉翻到另一邊繼續燒。
    「ばーちょん很熟手呢〜」中河內也把豚肉翻到另一邊。
    「嗯、是啊。因為從小就愛吃啊。」馬場謙虛地笑著。
    「喔〜」中河內很專注地看著他那塊正在燒的豚肉,好像生怕它在不為意之下會被燒焦了的樣子。

    「吶、這一塊是我燒給マサ吃的。」說著的同時,馬場把完成了的焼き肉夾到中河內的碟上。「マサ……試吃看〜」
    中河內不再盯著他那塊豚肉,轉而吃著馬場燒給他的焼き肉。「嗯〜好吃!」
    「對啊〜當然吧!」馬場笑著把剛才中河內負責燒的豚肉完成品送進口裡。「美味啊〜」
    「嗯、對啊〜非常好吃呢〜」中河內也夾了新一塊的生豚肉樣它燒。「ばーちょん果然沒有推介錯呢〜」
    「嗯〜當然吧!」馬場也繼續燒第二塊。「マサ喜歡吃實在太好呢!」
    「那以後ばーちょん去吃焼き肉也要算我的份啊〜」
    「那是當然的吧!」馬場把燒好了的豚肉夾到自己的碟上。「能跟マサ做拍檔真是太好了。」
    「幹嗎突然說這個話題啊?」
    「沒有啊〜只是想把自己心裡所想的第一個感覺說出來。」
    「啊〜」中河內也夾了一塊放到口裡。「我也是呢〜」


    ***


    練習場內的演員們分成小組排練著、場內的氣紛都很刺熱、高漲。飾演立海隊員的成員們排練了一次又一次、對稿之後是練唱再後是練舞、不斷反覆地練習著、沒有停止。

    「好。再來一次。」飾演立海副部長的兼崎健太郎已經代入了角色的語氣命令全員繼續排練。

    全員幾乎己把生命注入角色一樣、無論走路的姿態、還是說話的語氣、從哪一個細節觀看、那裡都會散發角色的感覺。雖說只是排練而已、但這已經能夠看得到演員們有多重視這次的公演。

    「現在排練柳生跟仁王比賽時的那首曲給我們看吧。」兼崎還是一副很有王者的氣勢、手執著網球拍指著馬場徹跟中河内雅貴示意接著下來輪到他們。

    「好了〜仔細地看好了〜」中河内代入了仁王雅治這角色、並說著角色的名台詞。

    馬場聽到拍檔的名台詞、一邊會心微笑地隨著中河内來到練習場一個較空曠的角落、一邊想著身為仁王雅治的拍檔、柳生比呂士到底有哪句名台詞可以附和中河内。

    立海的其他成員也隨後跟著他們來到旁邊、暫且模擬著 當他們的觀眾。

    「我們負責起前奏吧。」兼崎對著其他成員說。
    「你們稍有差遲的話、我擊潰你們喔〜」大河元気鬧著玩地對著馬場跟中河内說、還用了他角色的一句名台詞。
    「噗哩〜」中河内用了另一句名台詞反駁了大河、這時引起了全員大笑、稍為舒緩了大家因排練太久的緊張情緒。

    過了一陣子、兼崎一臉正經地一副預備發言的樣子。立海的成員們都冷靜下來、專注地等待著兼崎要說的話。

    「太鬆懈了。」

    話一說出、全員比之前笑得更利害、就連兼崎也一起笑著。原因無他、眾人所預期兼崎會說的話大多是勸籲各位繼續練習。誰知兼崎竟跟大家一樣說了自己角色的名台詞出來。

    「好了。繼續排練吧。馬場、中河内、都準備好了?」兼崎說到最後看著預備排演的二人。

    待馬場跟中河内都點頭表示沒問題後、兼崎對他們倆說。「那麼開始吧。」

    一開始是立海的成員們在旁哼著背景音樂的前奏、之後馬場跟中河内開始跳起舞步、隔了兩個音節左右、馬場跟中河内合唱起來的聲音、幾乎蓋過了六人一起哼著的背景音樂。馬場跟中河内的和聲意外動聽、就連在練習場的另一方排練中的演員們也看了過來。歌曲的第二段是馬場的獨唱、雖然唱功一聽之下便知道他的實力不及中河内、但是經過中河内的指點下、馬場的舞步也不輸人的、這時退到一旁的中河内看在眼裡也點著頭。在間奏之後、中河内再次加入舞步、二人再次合唱。
    「ばーちょん跟マサくん的合唱真的太耳了啊〜」此時在旁看著的大河元気不自覺地說著心裡的感覺。
    這時、歌曲已來到中河内獨唱的段落、就在這一瞬間、中河内的一個躍起的舞步、使在場的所有演員跟工作人員都不自覺地拍著手。著地的那刻、中河内並沒有因為受眾人所著目而失準、反而更有自信、更加投入舞蹈之中、隨著平常練習已久而在腦海響起的音樂扭動著腰、這使全場的目光都投放在中河内身上、馬場在旁看著、並沒有因此而對中河内產生妒忌之心、而是感覺著眼前閃耀得非常燦爛的中河内享受著跳舞的喜。
    平常跟中河内秘密在外苦練著的馬場一早便知道中河内是一顆閃閃發光的星星、論唱功論舞技的功底一蓋不及中河内、只論輩份、年歲差也相隔三年。但是中河内並沒有看低馬場、還用心地教導著他。馬場也知道、平常所看到中河内稚氣的表現、只是他想拉近相方年幾之差。馬場感覺到中河内在各方面都過於千就他了、他了解到、他需要配合、合作無間的雙打並不是單方面負出就成功的。無奈他就是無法在中河内面前跳得瀟洒、唱得動聽、只能夠默默地拉近相方的距離、沒有了十八歲應有的浮躁和衝動、換來的、是成人的冷靜和溫柔……

    歌曲的尾段是二人最後一次的合唱、馬場從旁邊走出來再次加入舞步、是跟中河内一起跳的舞步、只屬於他們倆的歌與舞。歌曲的最後是跟拍掌聲一起完結。

    「嗚哇〜強勢啊〜」大河元気立刻沖上前搭著馬場跟中河内的肩膀祝賀著他們。「你們最後的那幾個動作真的稍有差遲的話、會互相擊潰到啊〜」聽到大河這樣一說、立海的成員都笑了起來。

    就在練習場都被歡笑聲淹沒的時候、舞台劇的導演 上島雪夫也來到鼓勵各位演員。上島老師的到來、不少演員都湧上前觀看。雖說上島老師是這齣舞台劇的導演、可是因為工作太忙的關係、通常跟演員們交代好一切便要趕去處理另一套舞台劇的事宜、絕少機會能跟每位演員討論每一個細節。這一次、演員們也希望能夠從上島老師身上得到指點。

    「今天、大家都辛苦了……」上島老師一邊說著一邊示意各位不要堆在一起。「大家分開一點站吧、讓後面的也能聽到……」看到演員們沒有再擠擁在一起之後、上島老師繼續說。「看到大家今天都拼命了……」看了一眼面前每位演員之後、帶點玩笑的語氣說。「大家不要累壞喔!不要忘記明天就是公演的初日喔!」聽到上島老師這句說話之後、在場有不少演員都故意擺著疲累的表情和姿態。
    「已經累壞了喔……」這時、桐山漣這句故意的說話惹得全場大笑。

    笑聲逐漸平靜下來的時候、上島老師看著桐山繼續說。「桐山くん已經累壞了啦?那麼明天會更累的啊〜」這一說、在場的演員們又開始大笑、大家都看向桐山漣的方向、等待著桐山接下來的反應……不過、只見他把頭撇去相反方向、裝作沒事發生。

    「好了、明天便是初日了、因此我也不廢話。」上島雪夫對著排練室的眾人說著、在觀察到眾人都把注意力重新放在自己身上之後繼續剛才的發言。「青學的各位、明天對你們來說不是網舞的第一次、也請你們盡全力演好、請你們帶著初演的衝勁一直直踩36場!」上島的句尾帶起了青學眾人的激昂、每人都很有氣勢地回應著上島。「還有要照顧立海的各位喔!」上島老師補充。之後繼續說。「而立海的各位、不用顧累自己是新人與否、盡情地演好它、記著你們最初是為了什麼來面試要求參演網舞的!」在上島老師說完以後、是立海全員的熱情回應、甚至可以說是室內全員都喝采著、刺熱的氣紛充斥在練習室內。

    「好了、就這樣。回家休息吧。」說完、上島便從大家面前離開練習場。

    在這之後、室內的眾人開始收拾物品、各自離開這充滿汗水的排練場地。
    在早前已經收拾得差不多的馬場比大部份成員都收拾得要快、看見中河內還只是在更衣、便走到他的身旁等候著。「マサ、今天一起回家?」對方點頭回應。



    ***



    旁晚、走在路上的氣紛再熟識不過……

    「マサ、明天便是初日了。」馬場說著的同時、一邊玩弄著說話時因氣溫差而從口中呼出的白煙。
    「啊……」中河內因為外邊的氣溫都把手插在口袋裡走著。

    「我會努力演、不會拖別人的後腿的!」
    「不、你剛才在練習場時已經演得很好了、沒有什麼會拖後腿的。」
    馬場聽著、暗自笑說。「嗯、多謝。剛才的話…マサ也演得很出色。」
    「Thank you」
    中河內微微展露的笑容掛在嘴邊、因為寒冷的關係、臉都低著半埋在頸巾裡。

    「マサ在公演之後會有什麼工作安排嗎?」
    馬場低頭看著旁邊微微走快幾步的中河內的側臉。
    「大概…沒有……暫時還沒有任何通知。所以、一切在這公演後才有定案。」
    「啊、是這樣……」
    「啊、對了。ばーちょん公演之後便要集中在高中畢業的考試上吧。」
    「嗯、是這樣沒錯。」

    「ばーちょん……」
    「嗯?」

    「……加油喔。」
    「啊、多謝。」

    這時候、在他們之間、就只能夠聽到拍打在耳際的寒風的聲音。

    「マサ……!」 「ばーちょん……!」

    「マサ、說吧、我的不是很要緊的事。」
    「那〜我們在到達分別的路口之前、來練習On My Way吧!」

    「好!」


    俺達はどこへ行くのだろう 
    我們將會走向何方
    それぞれの命の時を過ごし 
    在各種命運的交錯中
    俺達のたどり着く先は 
    我們的奮鬥目標
    自分次第さ On My Way 
    每個人各不相同 ON MY WAY

    コートを蹴って 握りしめるラケット 
    衝破球場的界線 手中緊握著球拍
    打ち込むボール 地球を割るほど Sharp&Strong
    用力的打出球 甚至能將地球劃開 Sharp&Strong
    受けて立つぜ どんな勝負だって 
    堅挺的承受一切 無論是怎樣的成敗 
    ひるみはしない 燃え尽きるまで Guts&Fight 
    無所畏懼 直到燃燒至盡 Guts&Fight

    戦い続けるのは 生きてる証なのさ 
    不停的戰鬥 是我生存的證明
    悲しみも涙も 人には見せず
    悲傷時流淚時 都不能被人看見
    鋭い視線で 見据えた未来 
    銳利的視線 看準的未來
    俺は負けない On My Way 
    我是不會輸的 On My Way

    閃光を放ち 凍りつくぜスマッシュ
    釋放著光芒 化成堅冰的扣殺
    切り裂く空気 時間止めるほど Sharp&Strong 
    撕裂了空氣 甚至能讓時間暫停 Sharp&Strong
    攻めて行くぜ 追いつめられたって 
    被逼至絕境時 就主動攻擊吧
    立ち止まらない 前進あるのみ Guts&Fight 
    不會停下來 只會前進 Guts&Fight

    試合でつながるのさ 俺とお前の絆 
    我們之間的羈絆 在比賽中被繫在一起
    苦しみも挫折も 心に秘めて 
    苦痛還是挫折 都只隱藏在心裡
    競い合い行こう おのれのゴール 
    在競爭中前進 才是我的目標
    勝ち進むだけ On My Way 
    只追求勝利進階 On My Way

    戦い続けるのは 生きてる証なのさ 
    不停的戰鬥 是我生存的證明
    悲しみも涙も 人には見せず 
    悲傷時流淚時都不能讓人看見
    鋭い視線で 見据えた未来 
    銳利的視線 看準的未來
    俺は負けない On My Way 
    我是不會輸的 On My Way………………




    一切、在這Encore曲中結束、隨著舞台的帘幕在我面前慢慢降下、36場的公演在名古屋市民會館落幕。在各自分別之前、他向我招手、我走過去跟他拍照後、他已經消失在人群之中。
    到最後、我還沒有跟他說、那晚沒說出口的話、不過那一切已經不重要。只是、我一直都有個疑問、那晚在回家路上、他要我跟他一起唱出On My Way、到底是不是一個暗示、還是……一個玩笑?







    「マサ、公演之後有空來我家嗎?」




    The first night that we met
    我從沒忘記
    I will never forget
    我們第一次的相遇
    Baby you were a star
    你是閃亮發光的星星
    Oh, from that point in time
    從那時開始
    It was always you and I
    我們經常在一起
    Shining so beautiful
    燦爛地閃耀著








    結束之後、一切還只是剛剛開始。



    END







    {待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3.12.08 Sunday
    • 21:24
    • 0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PR

      calendar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July 2017 >>

      my works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recent comment

      profile

      search this site.

      others

      mobile

      qrcode

      powered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