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3.12.08 Sunday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0
    • -
    • -
    • -

    [Ba-chon/MASA]徹底地高雅的愛一次 - PART 00

    • 2007.12.11 Tuesday
    • 20:16
    「マサ…」
    面前的少年就是如此溫柔地吐出對方的名字。
    「マサ…」
    就是如此溫柔的眼神。
    「マサ…」
    就是如此輕柔的聲音。
    「マサ…」
    就是如此美麗的唇型。



    「吶!マサ!」面前的少年現在很不耐煩地呼喚著對方,一邊吃著他的焼き肉定食。
    這裡是一間很熱鬧的小型日式餐廳,餐廳的靠窗邊安置了一排雙人對座位,最角落的位置是全餐廳最寧靜的,被稱為マサ的少年與另一名很不耐煩的少年就是坐在那裡吃著餐廳的招牌菜。

    「我說啊、マサ……你再不吃你的焼き肉的話、我便把它吃掉啊!」
    「誒!?ゆっ君…你在叫我?」
    「啊〜是!而且叫了很多次耶!」ゆっ君已經把他的焼き肉全部送進肚子裡了。這時他乘著マサ不為意之下搶了對方一口焼き肉咬在嘴裡。「你剛才想什麼那麼入神喔?」
    「在東京的一個友人。」マサ很平淡地回答著,一邊把焼き肉送進口裡。

    已把食物完成了的ゆっ君似是無聊地喝著餐飲,腦海裡卻是浮現很多問題打算訊問面前這位闊別多年的朋友。

    沒隔多久,寧靜的氣紛再次被ゆっ君的問題打破。「吶、マサ……你這次回來長野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マサ把口裡的焼き肉都咀嚼完成後,嘴角微微揚起,用著開玩笑的口吻回答他。「就是來找ゆっ君你去新潟釣魚喔!」說完,マサ還是面帶笑容喝了一口餐飲。
    「只是這樣?」ゆっ君很認真地看著マサ。對於剛才的回覆,顯然有點不滿意。

    マサ見狀,拿起餐巾擦著嘴角,放下還沒進食到一半的焼き肉定食,雙手交疊靠在桌邊,很認真地,看著ゆっ君回答著他的問題。「…還有回來告訴你,我在東京的一段情史。」

    對於マサ的答案,稍為皺一皺眉。「什麼嘛?」不過還是繼續追問下去。「怎樣的情史?」
    「已逝的愛情故事。」
    「分手了!?」ゆっ君聽到マサ的回答真的傻眼了,那小子在東京幹什麼了啦!?怎麼變得那麼感性了。「跟誰的?」ゆっ君忍著笑繼續「審問」。

    「就是剛才跟你說的那個東京友人。」
    「名字是?」
    「馬場徹。」
    「就是那個新進的組合、PureBOYS的成員、馬場徹嗎?」ゆっ君對於為何マサ會愛上一個同是男性的友人不作質疑,只是想確認。
    「啊〜對!」說完,マサ埋頭再次吃著他未完成的焼き肉。



    這時,マサ的定食盤上多了一塊焼き肉,是他面前的少年放上去的。

    マサ低著頭,看著自己的定食盤,不好意思地說著。「ばーちょん……你不是很愛吃焼き肉的嗎?為什麼……」話還沒說完,面前這位被マサ稱為ばーちょん的少年很溫柔,很認真地回答。「因為我希望可以跟我最愛的人分享我最愛的事物。」

    マサ看在眼裡,他感覺到他是被面前這溫柔且認真的人所愛著。

    「……多謝你、ばーちょん……」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3.12.08 Sunday
    • 20:16
    • 0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PR

      calendar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April 2017 >>

      my works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recent comment

      profile

      search this site.

      others

      mobile

      qrcode

      powered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